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夺梦_ 第63章 灯火-

时间:2021-05-19 15: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非天夜翔小说夺梦 第63章 灯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说时迟那时快, 头顶响起一阵嘶哑的咆哮, 余皓先前进来时根本没发现, 此时抬起头,只见黑洞中央的顶端,出现了一只黑暗的巨大机械怪物,伸展出如机械蜘蛛的无数只金属臂, 金属臂末端弹出刀、锯、枪、锤等众多利器与钝器, 如闪电般朝他们袭来!

    “我的天这是什么!”余皓看见那机器怪物,顿时大喊一声,周昇喝道:“把我们打进废墟里的怪物!”

    余皓飞在空中,以屏障保护周昇与陈烨凯, 喊道:“打吗?”

    周昇撑开一面巨盾,那机械怪物的所有凶器同时击在盾牌上,“当”一声巨响,余皓耳朵险些被震聋了。陈烨凯从盾牌后突然射出一枪,光柱射去,射断其中一只金属臂,那持尖刀的金属臂当即被吸扯进潜意识深处。

    更多的金属臂追了上来,周昇将盾一收,化作金箍棒, 铿铿数声, 与那无处不在的金属臂相击, 喊道:“离开这儿!”

    “可是去哪?”

    陈烨凯喊道:“沿着直觉走!直觉!”

    “我就没有直觉”余皓在空中飞翔, 那屏障犹如一个太空船, 周昇与陈烨凯守护在他的身边,不住出招,与堪比天地般大小的多臂金属怪物战斗。金属手臂不断被打断,掉落,纷繁的凶器却仿佛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直觉!”周昇情急道,“你往哪儿飞?六条通道是六感,往直觉那条路走!”

    余皓刹那明白了,黑洞周围的六道旋臂,象征着梁金敏的听、视、触、味、嗅与直觉六感!而梦境的世界,正依托这六条通道,被源源不绝地吸进遗忘废墟里!

    “那里可以通往上层精神世界吗?”余皓喊道。

    “没有上层世界了!”周昇道,“她的梦境已经破碎了,到直觉的尽头去,待会儿告诉你为什么!”

    “可是直觉是哪条路?”余皓四处寻找布满碎片的星河。陈烨凯一枪打中抓向他们的利爪,大声道:“碎片全部长成一样的路!”

    余皓马上就明白了,在六道旋臂中找到了一条奇特的路,那条路上,被吸扯的记忆碎片全是均匀的球形,没有大小、形状之分。余皓一转身,俯冲而去,在直觉的河流中开始逆流而上。

    周昇正要发力,却与陈烨凯一同被余皓带得远离了金属怪物。

    余皓:“那是boss吗?”

    周昇:“对!”

    陈烨凯:“把灯拿着!”

    余皓飞翔之间不忘回头看,只见金属怪物又追了上来,那堆金属手臂无论如何打也打不完,而且还能自由伸缩!周昇与陈烨凯一路倒飞,并与金属手臂剧烈交战,余皓则带领三人在直觉之路上飞翔。

    就在他迎着这直觉的星河飞去时,奇迹发生了,一路上如水滴般的圆球仿佛受到吸引,朝着余皓手中的提灯不住飞来!

    直觉记忆正在进入火焰里,而那灯中的火光,也越来越亮。

    陈烨凯道:“起作用了!”

    “我猜对了吧!”周昇喊道,下一刻,一柄巨锤朝着四人猛地砸下,周昇一声怒吼,全身金火轰然爆发,那盾牌甚至化为金色,盾面隐约浮现出太阳轮纹饰,挡住了那一锤!

    余皓眼看直觉之路尽头出现了一个平台,当即带着周昇与陈烨凯直飞而去。

    “成功了!”陈烨凯喊道,“太好了!”

    余皓:“”

    提灯被带着冲上高台时,直觉之路中所有的碎片全部被吸进了灯内,而在那平台上,则出现了一个祭坛!

    周昇抖开金箍棒,转身——

    “嗨——呀!”一声大喊,周昇以金箍棒一敲下去,将追到身后的金属臂全部打碎。

    余皓:“接下来呢?怎么办?”

    “看我变个戏法给你看!”周昇带着笑容,侧身,朝那提灯中一吹。

    一声轻响,提灯灯芯分离出火焰,如闪电般击中了祭坛,祭坛上“嗡”一声卷起火柱!照亮了天地!

    金火燃起时,天地间一阵明亮。

    余皓已经混乱了,他被周昇指挥着行动,根本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周昇又道:“快!baby——!下一条路!”

    陈烨凯道:“走!”

    余皓带着两人飞向第二条道路,那路上全是五颜六色的奇异画面碎片,如同彩色玻璃般掠过,飞过那条通路时,所有的画面碎片尽数被吸入灯里,到得视觉之路的尽头,同样出现了祭坛!

    周昇第二下吹去,视觉之路尽头的祭坛,同样窜起了金火!

    周昇:“继续!”

    天顶的机器怪物感受到了威胁,发出刺耳摩擦般的尖叫,更多的金属手臂挥舞着射下,整个潜意识世界产生了剧烈震动,然而已建立起金火的区域,那怪物竟十分恐惧,不敢靠近。

    “我去拖住它!”陈烨凯喊道,“交给你们了!”

    说着陈烨凯冲出了余皓的屏障,在金属臂间穿梭,引开了那巨大怪物的注意力。

    “继续!!”周昇喊道,“余皓!”

    味觉、触觉、嗅觉、听觉余皓拉住周昇的手,周昇扛着金箍棒,两人保护那盏灯,飞向各个祭坛。每到一个祭坛,周昇便一吹,灯中火种射出,祭坛上随之窜起金火!

    “这是什么?”余皓道,“是你的新法术?”

    “是活着的希望。”

    最后一个祭坛燃起火焰时,周昇看了眼余皓,笑道:“打完收工!”

    直到最后一条道路尽头,六个平台的祭坛上,亮起熊熊火焰,整个潜意识世界刹那大亮!黑暗全部退去,而那盏灯里的火种已彻底消失!

    余皓:“”

    周昇朝余皓神秘地眨了眨眼,说:“忘了咱们见面的第一天么?长城上的烽火是怎么来的?”

    余皓瞬间想起了很久以前,将军带着他去点燃的烽火!打火机是他找到,并递给周昇的,周昇点亮了灯,再带着他,穿过长城,点起了烽燧。

    那时候他尚未坠入潜意识的世界,点起的火焰,则照亮了潜意识与意识的边缘。

    周昇一手扛着金箍棒,另一手搭在余皓身上,整个潜意识世界开始振荡,陈烨凯朝他们飞来,六个祭坛上的烈火开始转向,朝着中央黑洞不断汇聚。六道火焰沿着六感通道,汇入黑洞中,注入后开始旋转,天摇地动,金属怪物发出狂吼。

    林寻:“你居然能从潜意识里回来”

    “林寻。”梁金敏的声音道,“没能杀掉我,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旋转的黑洞爆发了,四面八方一阵敞亮,白光闪过,黑洞的边缘不断扩大,中央现出岛屿般的发光区域,紧接着化作一道冲击波,从三人身上扫了过去,暴风中,周昇马上转身,护住余皓。

    余皓身上的屏障一接触到这股暴风,瞬间就消失了!

    “成功了”陈烨凯颤声道,“成功了!”

    世界陡然变了个模样,大地化为坚硬岩石,山峦起伏,四处尽是喷发的火山,火山灰升向天空,意识世界出现了!

    天地晦暗,然而较之潜意识中的黑暗虚空,它已有了朦胧的轮廓,火山的岩浆源源不断淌向洼地中央的一座机械城池。城池中央,则盘踞着一只上万米的巨大怪物!

    那怪物睁着硕大的、昆虫般的黑色球形复眼,余皓一眼看去,第一印象就是林寻的头!他的眼睛微微凸出,额头、面部,与这只大金属虫非常地像!但它的嘴、耳朵,却又有点像另一个人。

    他们在潜意识中战斗的对手,正是这只怪物的下半身,而此时,熔岩已近乎覆盖了整个意识世界,包围了城池。

    那“林寻虫”的金属手臂一伸就是数千米,卷动着极其复杂的机关,正在四处挥舞,以砸、斩等动作毁灭这个世界。火山则不断喷发,涌出更多的岩浆,淌向城池。

    余皓与陈烨凯、周昇正站在一座火山前的悬崖上,身周热浪滚滚。

    “周昇?你看!”余皓示意周昇看左侧,最高的那座火山上,出现了一座洁白的神庙,神庙前仿佛有祭司穿着一身长裙,身前祭坛暗红色火光熊熊,每次强度增大,火山便一同爆发出烈炎与熔岩,涌向远方城池。

    “梁老师?”陈烨凯皱眉道。

    那金属“林寻虫”,则不死心地伸出武器,妄图毁掉火山之巅的神庙。

    咒语声不断传来,火山每一次喷发,都形成了猛烈的流星,坠落于城池。剧烈的地震下余皓几乎以为梁金敏打算与占据城池的怪物同归于尽了,这世界却总是能坚强地挺住。

    “这家伙也没你梦里那么强嘛。”周昇说。

    陈烨凯无奈道:“当然,我们的关系是师徒,对梁老师来说,却是夫妻,在梁老师的梦里,他们旗鼓相当,一旦决定破釜沉舟,也许内心深处,仍然觉得能与他同归于尽吧。”

    周昇很满意,说:“这么看来,就用不着咱们再多管闲事了,祝梁老师成功地炸掉这只怪物,夺回图腾吧!”

    “嗯。”陈烨凯观察了一会儿,岩浆再持续爆发下去,也许就能慢慢地熔掉金属怪物,哪怕这梦境已成为废墟,金属怪物在火神的怒意下毁灭后,还能慢慢地重建起来,虽然过程很长。

    “我觉得暂时不必了。”陈烨凯说,“现实里得保护好她不受伤害。”

    “那,晚安啦。”周昇看也不看陈烨凯,随手按在他的额头上。

    陈烨凯砰然化作光粉,就这么消失了。

    “哇。”余皓还是第一次看见离开梦境世界的瞬间。

    “哇什么?”周昇茫然道。

    “这招好炫。”余皓说。

    周昇:“把凯凯炸成了一朵烟花吗?”

    余皓道:“原来你每次跟我说晚安的时候就是为了看烟花?!”

    周昇笑了起来,说:“以前每次送你出去的时候,都挺舍不得的。”

    余皓听到这话时,心里的弦又被拨了下。

    “走不走?”周昇问,“就剩咱俩啦。”

    余皓怀疑地看周昇:“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周昇茫然道:“啊?”

    余皓还有点不爽,盯着周昇看,陈烨凯在的时候,有许多话他不好说,但现在只有两人了,余皓还没想好要怎么凶他,居然瞒着自己就跑进别人的梦里,真是太危险了!

    “以后不能招呼也不打就出动!知道吗?”余皓道。

    “好了!”周昇道,“别念行吗?起床吧?吃早饭去?”

    余皓满腹狐疑,有太多问题想问周昇,周昇却道:“没啥好看的,来我梦里说吧。”

    余皓稍抬着头,闭上双眼。

    周昇:“”

    余皓等了几秒,没等到那句“晚安”,睁开眼,说:“怎么了?”

    “你”周昇突然笑了起来,脸有点红了,说,“闭眼睛做什么?”

    余皓:“???”

    “晚安。”周昇道,接着把手按在了余皓的额上。

    黑暗里,余皓醒了,周昇则稍一动,试着抬手,发现余皓趴在自己身上。再动另一手,发现被余皓牵着,继而握紧了手。

    “几点了?”余皓只觉得这次醒来比以往的每一次都累,而且天也没亮,周昇腾出另一手拿手机看了眼。

    “五点零五。”周昇打了个呵欠。

    “怎么才睡了半小时?”余皓困得要炸了。

    “潜意识里时间过得很慢。”周昇答道,“再睡会儿吧。”说着以搂着他的一手在他身上轻轻拍了拍。

    霎时间一道闪电,将寝室中照得大亮,雷声仿佛就在头顶炸开,把余皓吓了一大跳,顿时清醒了。余皓与周昇挤在那狭小的单人床上,枕着他的肩膀,突然回过神,忙爬回自己床上去。

    周昇翻下床,活动胳膊,到阳台前去关窗,昨夜是整个初夏里最闷的一天,郢市热得如同蒸笼。这场雨等了三天,终于在这个清晨铺天盖地地下了起来。水汽在狂风中冲进了寝室里,犹如蒸笼终于揭盖,一股暑气消散后,伴随着整个宿舍楼摔窗撞门的“砰砰”声响,天地间终于凉爽下来。

    余皓躺回自己床上,心里却翻来覆去,想的全是醒来时那一刻,周昇的动作无比自然,仿佛他们理应就是这样的状态。

    周昇把窗门留了条缝,衣服全收了进来。余皓昏昏欲睡,看了眼手机,见群里陈烨凯说:梁老师醒了。

    “周昇?”余皓道。

    周昇把衣服折好,正刷着牙,顺手接过手机看了眼。

    我在医院。陈烨凯道,他们正在给梁老师做检查,黄霆已经到了,不用再担心。

    雨越下越大,余皓给陈烨凯回消息,阳台外拉起了雨帘,暴雨打在楼下塑料棚上,陈烨凯显然正处于忙碌中没回。

    “他昨晚在医院睡的。”周昇答道,“只要梁老师一醒,黄霆就会在医院里头守着,用他老婆病情恶化的理由把他骗过去,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

    “计划挺周密的嘛,手机我看看?”余皓朝周昇伸手。

    周昇:“看啥?”

    余皓:“看你们怎么商量啊。”

    周昇:“不给。”

    余皓:“给不给?”

    周昇死活不松口:“不给!”

    余皓:“你们为了这次行动,准备了多久?”

    周昇拿着手机,翻与陈烨凯的对话,拿着给余皓看,对话内容大多围绕着金乌轮与梁金敏的潜意识。余皓看了眼,里头还有许多语音,只得作罢,瞥了眼周昇,心想简直心里有鬼。

    “还睡不?”周昇问。

    余皓缩在薄被子里正发呆,心想你抱我睡我就睡,当然这话没说出来。

    昨晚忙着救你,一时没空吃你豆腐,两次被周昇抱着睡觉,一次忙着进奇琴伊察,一次则进了潜意识。虽然短暂,他的体温与身体的气息,却依旧仿佛还在自己的身上。

    周昇坚实胸膛的体温、有力的心跳,对余皓来说甚至犹如梦一般。余皓想起那句最动人的情话——我想每天和你一起起床。

    “喂!”周昇道,“还睡不?问你呐。”

    余皓转头看周昇,无奈道:“睡不着了啊,我再努力下吧。”

    “还气呢?”周昇茫然道,“吃早饭去吧。”

    余皓心里翻来覆去,一直在想周昇,哪怕这个时候,周昇就在他的身边,举着一把黑色的大伞,还朝他倾斜着,自己一侧肩膀露在雨里,打湿了左半身。两人穿着短裤拖鞋,穿过校道去食堂吃早饭。

    郢市的雨季来了,不知为何,在这个暴雨倾盆的清晨,余皓心里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数日前的郁结之气仿佛被大雨一扫而空。周昇撑起伞的那一刻,令余皓想起了奇琴伊察梦里为他们遮挡雨水的黑龙。

    傅立群与陈烨凯说过的话成为余皓的众多念头,就像彩票的转盒里,无数珠子翻来覆去地旋转。这些天里,他不停地想,正如将这些念头不停地用力摇,一圈又一圈,却始终不敢停下,总盯着那唯一的彩球,希望摇出来的最后结果会是它。

    正视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这么说,举着伞的周昇仿佛在许多人眼里,已经是他余皓的男朋友了。但余皓经历过恋爱的惨败,令他明白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许多微小的细节,都被他下意识地放大了——譬如有时候对方的举动往往出自无心,并未朝着自己预设的那个方向想过。

    喜欢一个人,总会患得患失,哪怕他的一个笑容、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容易引起自己的猜测,并被用以当作“他喜欢我”的佐证。忽略不利的例证,只保留有利的证明,是人的本性。

    除夕夜的那场对话,周昇已经表明了对他的态度。按理说余皓不该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但就在这一整个学期里,他又开始生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希望,周昇那个时候说不喜欢,不代表现在不喜欢,或像陈烨凯与傅立群所说,他只是不愿正视自己的心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自己再试一下,还有希望?

    余皓很想不摇下去了,开奖吧,开到啥就是啥,可摇这个奖盒的行为已经成了惯性,令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下意识摇下去。除夕夜时,周昇也说过,让他找个男朋友,如果不行,余皓觉得自己真的该找个男朋友去,把这感情放放,否则这种患得患失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